鹽城新東方教育培訓中心

您好,歡迎光臨鹽城亭湖新東方教育培訓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培訓-書法 > 正文
書體演進與書法的發展
編輯: 管理員    日期: 2014-02-21  瀏覽次數: 2066  

書體演進與書法的發展

 

      在書面語言表達形式,扣,象形字及其組合起來的合體字都是的單元符號,形象美和圖畫式構形的完整性很容易被忽視淡化,而用字之普遍的假借尤其能加重這一傾向,這就是造字與用字的矛盾。但實用是目的,關于文字形體的任何設想都必須接受實用的檢驗,被改造也是很自然的。這里,甲骨文的契刻方式起到至關重要的媒體作用。

    我們知道,在用于占卜的龜甲獸骨上刻寫文辭,是激發人們的想象而發明創造文字的直接原因,字形如果像圖畫一樣繁難,并以契刻方式在甲骨上完整地表達,將是十分艱巨的。因此,契刻的第一步就是使所有的字形做線條式簡化”.它可以明確、輕易地抹掉許多在約取物象時可能存在的個體之間的差異。同時,由于甲骨的堅硬和以刀代筆,使得契刻無法像軟毫毛筆那樣揮灑自如,不得不多做一些簡便的直線刻畫,并省略摹示物象的某些細節。此二者都是降低圖畫式仿形特征的重要步驟,只要審視與其對應的象形金文即可明了。接踵而來的是把字形中無關宏旨的部分去掉,例如表示動物腹部輪廓的線條、指明動物足部的線條等。這種省略式簡化的意義,是使所有的字形在式樣特征上協調一致,是對線條式簡化的補充,而后來陸續發生的一些諸如減少偏旁數量的簡化現象,亦均根源于此。

    上述兩種簡化方式只涉及部分字形,屬于局部的量變,還不能全面改變文字形體的圖畫式仿形特征,于是在用字的過程中,發生了極有意義的書寫性簡化。這種簡化涉及到所有的字形,其始可以追溯到契刻之初的線條式簡化,這里指后來持續進行、在刻和寫中共有的一些現象。具體地說,一是隨時都可能發生的簡化省改仿形線條的完成方法,以達到快速契刻或書寫的目的;二是通過改變筆順和線條的連結方式與位置,使之便于書寫,從而造成一些字形或局部式樣發生訛誤。如下圖(14. 1)所示:

 

 

 

其中”“鹿二字都是在書寫性簡化時使頭部訛為,其余部分改造象形寫法也很明顯;a”字頭部簡化一次完成,剩余部分則陸續省略,書寫性簡化最后消除了字形與物象對應的痕跡。從這三個字例不難看出.書寫性簡化對全面改造字形式樣的重大意義。此外,有些字如”“”“等都是在線條式簡化時一次到位.正代表了文字形體改造發展的不同步現象。

    所謂書體,即體現某些既定書寫規則、式樣的文字體系的符號形式。書寫規則如遭到破壞,就會使字形式樣改變,而唯一的破壞性根源來自書寫性簡化。也就是說,在日常通行的文字中,書寫性簡化是促使書體演進的基本動力。作為書寫,是最為經常、連續和普遍進行的事情,書寫性簡化則蘊含其中,隨時都可能會因為書寫的簡便率意而發生,哪怕是任何一種極其細微的改變,都可能會因為日久天長積微至巨,釀成字形式樣的階段性變化,這就是書體演進。來源書法 屋,書法屋中國書法學習網。

    書體演進的前期,主要表現為書寫性簡化對既有書寫規則和字形式樣的破壞,而后期的發展,卻不是單·的線索。一方面,文字的社會性需要標準正體,其形成基本I .是接續書寫性簡化而來的美化和規范,如大篆書體的圖案化式樣。另一方面,草體還有其自身的演變規律。例如,從西周到戰國,有釘頭鼠尾式線條之古文一系,有解散篆法之秦文隸變一系,二者在書體式樣特征和性質上,都是很不相同的。

    在正、草兩類常用書體的演進之外,還有各種美化裝飾性書體,它們的數量最大,品流也最復雜,歸納起來約有以下情況。一、對既有書體做單純的美化改造,式樣比較穩定,體現某種特殊之文化的與藝術的涵義。例如,商代至西周中期的象形裝飾文字、春秋戰國時期流行于東南各國的鳥書、鳳書、龍書之類,漢代以后雖然也有如鳥書等同名書體,但裝飾物象與手法既異,字形基礎也大不相同,應予以區別對待。二、有清楚之產生、發展變化線索者,如蟲書,主要特征在于線條式樣、筆法的變化與傳承,連續性較強。三、僅限于對既有書體的局部之改造變化,如懸針篆、垂露篆、倒韭篆之于小篆,1斗書之于古文等。四、一名而異實,如飛白書本出于八分隸書,后亦用于篆、楷、行、草諸體,還有增飾鳥形者。五、漢唐間向壁虛造的各種象形書、花體書,總數多至百種,大都類同文字游戲,為歷代學者和書家所病垢。

    在常用的正、草兩類書體之間:彼此相輔相成,聯系頗為緊密;在常用書體和美化裝飾性書體之間,也不是界限分明,了不相涉。事實上,在任何一個歷史時期,各類書體互相影響和促進都比較明顯,其中正體和裝飾性書體的借鑒始于西周,草體和裝飾性書體的借鑒始于東漢,它們不僅極大地促進了當時書體與書法藝術的繁榮,而且對后代的書法審美和書法理論的發展,有著深遠的影響。

    作為書體演進,實用是第一位的,其目的在于使文字更有效地體現其語言功能,正體的標準規范與草體的簡化便捷均服從于此。隨著商代晚期至西周早期書寫性簡化對以象形字為基礎的原始仿形的改造,正體規范的社會性需求即開始顯現出來,以大篆的形成為標志,較早地實現了書法審美的自覺。換句話說,文字形體的規范離不開美和美的創造,由正體規范衍生出來的典范美,即成為中國書法批評最早關注的視點,漢代人評價書法技藝水準所用之”’‘”“”“楷則等辭語均由此生出,并且只限于書體,不涉及個性風格。

    既曰典范美,就應該含有法度、程式的意義,可以在書寫方法和書體式樣兩個側面同時體現出來。例如,王國維在《史籀篇疏證序》中分析摘文大篆的書體特征說:“然其作法,大抵左右均一,稍涉繁復,象形象事之意少,而規旋矩折之意多。,.其中左右均一講結構美,規旋矩折講線條特征和筆法美,沒有法度程式是不行的。從文獻記載中的古文字教育來看,為師者總結出若干基本的書寫方法和規范標準以傳授學生,保證書體式樣的統一美觀,是完全可能的。甲骨文中的習字刻辭和西周金文的人同小異,都可以作為證明。孔子把文字書寫作為六藝之一加以提倡,也應有其更早的淵源。

    在先秦時期,書法的法度程式初備于西周大篆,體現著統治者的意志,以及美的價值和選擇,也可以說體現了年LIT,文化的秩序感。據《周禮·外史》載,外史掌達書名于四方,鄭注:“古日名,今曰字,即由外史負責把文字的規范傳達于四方諸侯國,正是王者之風化及天下的精神,也是文字和書法具有教化功能的肇端。其后《說文解字敘》以文字為經藝之本.王政之始的觀點,實脫出于此。這就告訴我們一個事實,文字是帝王進行有效統治所不可須臾離開的工具,其書寫與審美如果不帶有強烈的政治學、倫理學色彩,反而會令人奇怪。所以,正體首先實現審美的自覺,典范美及法度程式的確立,實在是歷史的必然。從歷史的角度看,法度程式是引導書體演進走向典范美的必要手段,它的被關注、被賞悅,恰好與社會性的秩序、規范、楷模性質相同.是由人的社會存在所決定的。同時,由于文字書體和傳統的沿續,典范美在三千年書法長河中已經根深蒂固,并且泛化衍生出許多重要的理論命題,承載著深刻而沉郁的中國文化藝術精神。

    正體大篆的圖案化及典范美的確立,激發了人們的想象和創造,于是各種美化裝飾性書體應運而生。其中最有價值的是蟲書對曲線美的發掘與推衍,成為春秋晚期至秦統一之前書法審美的普遍風尚,對小篆高度圖案化之書體式樣的形成,也有著重要的影響。這表明,從西周大篆的典范美到春秋戰國雜體書法的裝飾美,曾走了一段彎路,而當秦人再度確認書寫之典范美的時候,已不滿足于原有《史籀篇》大篆字書的陳舊式樣,而較多地吸收了裝飾美的一些長處,造就小篆之新的典范美,使它成為先秦古文字書體演進和書法美之發展的終結。

    遺憾的是,先秦時期的草體始終沒有形成自覺的審美風氣一直由實用來主宰其發展變化。迄今為止,商周至秦都有墨跡發現,還有為數眾多的刻款金文。面對這些實用文字,很容易感受到它們的種種書法之美,而實際上只是不期然而然的無心之作,并非為著美的目的。

    春秋戰國時期的書體演進和書法風格,隨著地域、國別及其歷史文化的差異而有許多不同.代表了美的多元選擇與創造。秦始皇書同文字,使六國文字和書法遭到毀滅性的打擊,其后書體沿著周秦一系演進,書法美也基本上隨之變易形質,遂使春秋戰國時期東南各國的書法藝術成為絕響。

 

【打印本頁】 【加入收藏】 【關 閉】
广西快三现场开奖今天